一整晚。

整栋楼全是小后妈的尖叫声。

每隔一小时,就会有一只砖头,精准地投进家里。

她报警了,没用,警察在楼下没发现任何可疑的人。

根据警察判断,丢砖头的位置应该是在楼下,但她们家住一栋复式公寓,二十楼啊。

别人家一点事没有,全都精准的丢进她们家,有人故意报复基本是没跑了,但这人报复的也太准确了,根本没有误伤。

继续调查下去,小后妈和继女的争执也被暴露出来了。

她说的,和邻居反映的情况不一样,邻居说这家女主人一直在骂继女,骂得很难听,最后还在大晚上把人赶出去了。

陆菲菲爸爸回来,小媳妇儿虽然哭得梨花带雨,但他听完警方通报,第一件事不是为妻子出头,而是质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“怎么回事?”

“你老婆被人身威胁了,人在家中坐,祸从天上来,你不说着凶手还问我是怎么回事?”

她像是被踩了猫尾巴一样,尖厉着嗓子对老公吼。

这样声嘶力竭的反应,无非就是心虚,怕事情真相被发现了。

但要调查昨天晚上,都是谁做的这件事,就要一点点抽丝剥茧。

最后没等调查出来,立天主动到警察局自首,坦白这件事是自己干的,他愿意赔偿陆家被砸砸坏玻璃的损失。

砸别人家玻璃当然不对,但这件事也被警察局的人注意到了。

小伙子行啊,砖头砸玻璃,眼睛好像安了准星一样,砸得很精准。

没砸到人,也没砸到别人家玻璃。

警察局需要这方面的人才。

听说他是这届高三的学生,准备考体育大学,警察局甚至有名老警察当即建议:“别考体育大学了,可惜了,你这身本事考警校吧。

立天:……

考什么学校是后话,现在是要把麻烦解决了。

警察局了解到事情前因后果,装模作样地批评教育一顿,然后罚他把砸碎的玻璃安上,就完了。

别的惩罚没有,甚至连案底都没有。

“这样就完了?不行,还得让他赔偿我精神损失费,得留案底,得判刑……”

陆菲菲小妈对盛立天恨得咬牙切齿。

能不恨吗?

半夜,她情人偷偷摸到家里,两人准备趁她老公,继女都不在家,过浪漫的二人世界,做不可描述的事情。

洗过澡,换上精心准备的衣服,刚准备弄出点什么事……“咣!”一只砖头飞进来了。

男人现在医院里,刚才还打电话骂她,说下半辈子都毁了,坚决不能饶了罪魁祸首。

她不依不饶,盛家也不是吃素的,不能坐着等结果。

很快,小后妈瞒着老公那点伎俩被调查得清清楚楚。

时莜萱也没客气,直接让人把事情真相告诉她老公了。

结果可想而知,陆菲菲家里乱成一锅粥。

男人要离婚,小后妈哭着求原谅,最后陆菲菲爸爸去法院起诉离婚,坚决不原谅。

小后妈又开始争家产,家里闹成一锅粥,自然就没心情抓住立天不放了。

陆菲菲给立天打电话,感谢他。

立天吞吞吐吐,在电话里对陆菲菲表白了,说我喜欢你,不用谢。

“嘟嘟嘟——”

对面传出忙音,立天很低落。

他想自己终究还是不配,但陆菲菲再次把电话拨过来,他低落的心情重新变得高涨。

忐忑不安接通,陆菲菲说:“对不起,盛立天同学,我不喜欢你,但我可以做你一辈子的好朋友,你愿意吗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